Alex.

LOVE U 2 和 记得我爱你
可以了

【霆峰】访谈秀


突如其来的脑洞。
私设如山。非RPS。
威廉是艺人,峰峰是威廉的养弟,不是娱乐圈内人。
以全对话的访谈秀的形式讲的一个竹马竹马的故事。
主持人是“ ”,威廉是「 」和繁体字,峰峰是' '.
希望大家喜欢,如果OOC那都是我的责任。



“你好威廉!还有易峰!欢迎来到访谈秀。”

「妳好主持人。」

'你好。'

“两位向观众们打个招呼吧?”

「Hello大家好,我是威廉,陳偉霆。這是我愛人李易峰。」

'大家好。'

“威廉,这是你们两个人公布恋情这么久以来第一次上节目哦,可以说一说为什么吗?”

「對,這麼長時間以來大家也對我們在一起的過程有蠻大猜測吧,這一次上節目也是想要和大家講一講我們的故事。」

'完整版的。'

「對,完整版的。」

“好的,明白了。大家都知道,威廉和易峰之间的关系比较特殊,除了现在是恋人之外,还是养兄弟的关系对吗?”

'对,我六岁的时候到了威廉家。那个时候威廉是九岁吧。'

“很早就认识哦。”

「日久生情嘛。」

'我刚来的时候威廉他特别不高兴。'

「⋯我有嗎?」

'太有了。'

“可以具体跟我们说一说当时的情形吗?”

'当时威廉总是吵着要一个妹妹,但是妈妈当时身体不太好,不敢要孩子,所以最后家里就决定收养一个孩子。结果到了福利院,不知道怎么的最后就把我带回家了。'

「可能你當時長得比較像女仔吧。」

'陈伟霆。'

「剛剛開玩笑的哦。肯定是峰峰跟我們家很有緣份啊。」

'总之,当时把我带回家后,第一眼看到威廉我还蛮怕他的。你们也知道嘛,他不笑的时候看上去蛮凶的。然后他一看到我就开始不高兴,跟妈妈讲,點解帶了個男仔回來喔,我明明說要妹妹啊。还配上一副很嫌弃的表情。'

「⋯我有嗎!?」

'有。我当场就被他吓哭了。'

“哇,然后呢?”

'然后妈妈就打他,说他不懂事,结果我就觉得他是因为我挨打,肯定要更不喜欢我了,然后就哭得更厉害,妈妈就更用力打他,唉反正就是恶性循环。我觉得我们第一次见面还…蛮不愉快的。'

「峰峰我覺得你才是天蠍啊,這麼記仇的沃。」

“哈哈哈哈,好有意思。那后来你们的关系有变好吗?”

'有吧。其实在家里他也还是会欺负我啦。哦,不是那种真的欺负,就是哥哥欺负弟弟的那种欺负。但是在外面他还蛮护短的。'

「就是覺得,我可以欺負,別人不能欺負吧,畢竟是我弟弟嘛。」

“哇哦,好甜啊。举个例子吧?”

'有件事我记的很清楚。当时我上初一吧,他上初三。'

“威廉是十一月生日所以晚一年上学对吗?”

'嗯,1121。总之当时刚开学没多久,要开家长会,但是爸爸去出差,所以只有妈妈可以来开家长会。'

「這件事我也記得。其實當時他也是要開家長會的,但是他怕阿媽為難,所以根本沒有告訴阿媽,結果我和阿媽都不知道他要開家長會,以為只有初三要開。」

'因为…当时我觉得你初三要中考,肯定比较要紧嘛,我就没关系啊。'

“哇,好懂事的弟弟啊。”

「有點太懂事了。」

“那后来呢?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吗?”

「嗯。第二天放學的時候,我還是跟往常一樣去他教室找他。我們都有約好,因為初三下課比初一晚,所以他一般都會放學後在教室溫書,等我下課了再一起走。然後那天我走到他教室門口,就突然看見一群他的同學圍著他,在說一些很難聽的話。」

'可能是因为当时大家都知道我是被威廉家收养的,然后那天又没有人来开家长会。本来也不是很大不了的事情,但是小孩子嘛,你也知道…'

“是校园霸凌这样的事情吗?听起来好像很严重的样子。”

'呃…算是吧。但其实也没有很大关系…'

「有很大關係。當時那些小孩說的話真的非常不堪入耳,我在這裡不想說,但是真的很難聽。可能因為我也是一直在學校裡比較⋯嗯⋯囂張?哈哈,所以也沒有什麼人敢欺負我,但是峰峰他性子軟,所以那些人就對他下手。那真的是我第一次知道小孩真的可以比成人還要惡毒,我整個人就愣在那裡,氣到渾身發抖。」

“噢…那后来威廉有做什么呢?”

'他当时就…突然冲过来。当时我坐靠窗的位置吗,其中有一个男生就想把我的书包丢到楼下去,然后威廉一把把我的书包抢过来,一下子抡到那个男生身上,把他整个人就抡到地上去了。说实话他当时真的把我吓到了,从来没有见他这么生气过。”

「我當時真的有很生氣,要不是峰峰攔著我說不定就把那幾個小孩丟到窗外去了。」

“看来威廉真的很护短哦,那后来回家后呢,妈妈有没有说什么?”

'当时…是妈妈第一次骂我。其实不算骂吧,就是责备。她说她一直很努力想要给我一个真正的家,也把我当作她的儿子,可是我永远把自己关在一道透明的墙后面,她觉得自己怎么都打不碎那面墙,没有办法把我拉到她的怀里去,她好难过。当时…我心里好难受,忍不住就嚎啕大哭,最后就是我们三个人哭成一团,爸爸回来看到都吓坏了,以为出什么事情了呢。”

「我記得從那次以後峰峰就變得沒有那麼內向了,會開始跟媽媽撒嬌,有事情也不會自己藏在心裡不說,其實我還是很高興的。」

“哇,好感人。陈妈妈真的是一个很棒的妈妈啊。”

'嗯。'

“对了,峰峰后来好像很早就去国外读书了,现在才刚回来不久吧,为什么要那么早就出去呢?”

'对,我初三出去的,读完Master就回来了,现在回来有半年多。这个原因解释起来还有点复杂。'

「其實還是跟我有關。」

“真的吗?跟我们讲讲吧。”

「當時家裡想要把我和峰峰都送出國唸書,但是你們也知道,我一門心思想要學跳舞,就很不情願出國,跟阿媽也爭了好久。」

“妈妈是觉得走这条路太难了是吗?”

「一部分是因為這個。還有就是當時峰峰也跟我形影不離,阿媽就很擔心我學跳舞的話峰峰會不會也要跟著我走這條路,很擔心我會'帶壞'峰峰。因為峰峰他一直成績很好,比我好多了,是有希望上到很好的學校,而且他性子一直淡淡的很溫和,跟我不一樣,更適合讀書吧。」

'所以当时为了打消妈妈的顾虑,我干脆就直接申请了美国的高中,然后初三就出去了。'

“哦,所以是为了威廉是吗?”

'算是吧。而且在美国读高中也是能有更大几率去到好的大学吧,我也是希望这样的。'

“真的是好懂事的弟弟啊。”

「對啊。我當時還沒什麼感覺,這幾年長大以後回頭再看看,真的發現峰峰為我做了好多。當時阿媽真的很捨不得峰峰,都準備去美國陪讀,但是峰峰就說,威廉比較傻,走娛樂圈的話肯定要阿媽在身邊支持著,堅決不同意阿媽去美國陪他。就自己一個人孤身走了。」

“峰峰在美国呆了有八九年了,威廉你会不会很想他啊?”

「想到要爆炸了。」

'他很任性的,动不动就飞过来找我,一个招呼都不打,突然出现在我面前。'

“这么浪漫的呀?”

'那个时候都没有在一起,哪里浪漫,简直是惊吓。'

「我記得有一次,在練功房裡練到晚上十二點,大家都走了,就我一個人待在裡面,突然就覺得特別累。就是那種心理和生理都到極限的感覺,突然一下子就受不了了。然後我就拿出錢包看裡面的全家福,一下子想他想得不得了。那個時候社交網絡也不發達,手機也沒辦法視頻,就只能偶爾跟他打打電話,也不知道他過得怎麼樣。然後我就突然很想去看他,特別想,光打電話根本解決不了那種想。」

“然后你就跑到美国去了?”

「對啊,你好聰明沃哈哈哈。我一算,時間剛剛好,就直接搭車到機場買了張機票,在飛機上睡了一晚就到美國了。他當時在波士頓,我就從紐約再坐火車跑到波士頓,到他學校的時候剛剛好下午,就傻站在校門口等他出來。」

'我一出校门就看他杵在那里,把我吓得不轻,还以为自己大白天的想他都想出幻觉来了。'

“所以峰峰你当时也是很想威廉吗?”

'想啊。但是我又不能跟他一样想飞就飞,所以只能干想咯。'

“哈哈哈,然后呢?”

'其实那次之后,我就已经感觉到,他对我来说不只是哥哥,我对他可能也不止是弟弟。'

「他比我先想明白。我當時什麼都沒想明白,就覺得自己可能有病。」

'我看你是病得不清。'

“那是什么时候确立了关系的呢?”

'我拿到大学录取通知的时候吧。其实都快放暑假了,我也打算回去,但他偏要飞过来看我,一刻都等不了。然后我们就在一起了。'

“那看来你们已经在一起很久了啊,为什么最近才公布?”

「其實我很早就想公布了沃,是峰峰不願意啦,覺得會影響我工作。後來想想確實也不用著,人都是我的了,又跑不掉。」

'也有我的原因吧。我是想等我读完书回国了,一切都尘埃落定了,再公布出来,我自己也会安心一些。我有时候蛮胆小的。'


“是这样。那爸爸妈妈还有姐姐什么时候知道的呢?”

「家裡人很早就知道了。其實在我們沒有在一起的時候,阿媽和阿姐都有看出來,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吧。阿爸知道得晚一點,他跟我一樣比較粗線條哈哈。」

“家里人支持吗?”

'支持。'

「很支持啊。他們都覺得我肯定是非峰峰不可了,也只有峰峰能照顧好我。阿姐也都結婚生小孩了,所以家裡人都不擔心。」

“真好啊,好甜蜜的故事。祝福你们。”

「謝謝。」

'谢谢。'

“那么本期访谈秀就到这里了,谢谢威廉,谢谢易峰,我们下期再见。”

「大家再見!」

'再见啦。'

「那峰峰我們回家吧。」

'好。……威廉?'

「怎麼啦?」

'我爱你。'

「我也是。」